八十一.

混吃等死。。。

糊了,但为了这个奋斗

关于拉郎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孟子坤和焉栩嘉(这俩位的少年感啊,跳舞又像,不拉太可惜了)

梁靖康和肖战(小动作、语气,还有气质啊什么的都特别像了)

郭子凡和孟鹤堂(想看他俩跳舞,俩北方爷们怎么可以这么软啊)

郑云龙和白澍(他们俩有一种如出一辙的气质,真的太抓我了!!!)

还有一对,

陈泽希和烧饼(看谁骚的过谁,穿衣打扮也像)

这几位真挺像的

晚安【孟子坤X钟易轩】

(旧文,格式不好,我换了一个。圈地自萌,勿上升。ooc)

  钟易轩因为给廖俊涛送机,错过了和吕泽洲一行人一起去看毛不易彩排的机会。因为懒的原因,钟易轩回了宿舍。

   直到节目组找他拍抖音的广告时,他才知道原来不只他一个人在宿舍了。孟子坤同他不知是默契使然,还是别的,一个广告竟然一次过了。拍完了俩人便回来房间。

   钟易轩终归是个孩子,耐不住安静的。在孟子坤的门口徘徊了一会儿,终归是敲了敲门,孟子坤眉间的些许怒气,在见到钟易轩的瞬间消失殆尽,一抹喜色登上眉梢。

  “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没有,进来吧,我以为是节目组,烦的。”

  俩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坐在了床上。俩人玩了几局王者荣耀,也不知是谁提到了音乐,俩人坑了队友。

  钟易轩知道孟子坤会吉他是很是惊奇,死乞白赖的让孟子坤同他比谁吉他弹的好。孟子坤逗了逗钟易轩,才拿出自己的吉他。钟易轩就像是个吃了糖的小朋友,蹦蹦跳跳地去拿了自己的吉他。虽说是比赛,但俩人后来就变成合作了。孟子坤看了看手机,摆了摆手,对钟易轩说比不过他。钟易轩这才罢休。钟易轩又扯住孟子坤一起去把吉他送了回去。

  孟子坤又带着钟易轩去看了一会儿毛不易他们的彩排,让钟易轩和毛不易待一会儿,让巨胖cp粉找到素材。不过一个小时,孟子坤又带着钟易轩回去了,回去路上,孟子坤任由钟易轩扯着他的衣角回到房间,之前俩人未曾窝在一张床上,这次却齐齐的窝在了孟子坤的床上。

  钟易轩窝在孟子坤身边刷微博,孟子坤将钟易轩的手机拿走,说是让钟易轩早睡,等毛不易回来再叫醒钟易轩,让钟易轩与毛不易拍摄视频为小珍妮庆生。钟易轩刚想反驳,却发现孟子坤把什么都说了。钟易轩努努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孟子坤看着钟易轩,知道他睡不着。就拿起了吉他说要唱歌哄钟易轩睡觉。“咁讲你不知我爱的只有你/你啊你啊/哪会转头就要走/一个两个三个/你爱的到底有几个/麦搁讲白贼话/我的心就要/痛甲一直流血”孟子坤用闽南语唱这段时,一股京片子味,还挺好听的,钟易轩迷迷糊糊的想。又模模糊糊想到这首歌几天前廖俊涛给毛不易唱过,昏昏沉沉地在孟子坤的怀里睡了过去。

见【李炎欣X吕泽洲】

许久不见?不存在的。

比赛之前,他们就厮混在一起。淘汰之后,他们却被安排在一起。

烦,厌倦。

全国巡演时,他们都躲的远远的,生怕叨扰。却不知自己耐不住心的悸动,血的潮汐。

远远一望,用情至深,奈何不自知。

“矫揉造作。”吐出一句话,亦百年陈醋。李炎欣在王竟力这连吃十几天的面,冷着一张脸,东张西望,瞻前顾后,左顾右盼。

本以为毫无瓜葛,但可谁知道他会先给一个甜枣,再给你一个巴掌,伤到的心被情愫风干,满血复活。

太想放弃,可闭了眼,都是那双默如海的双眼,生理盐水从眼角脱落,撞击,又散开来。

演唱会上,听那人在自己身后安慰别人,可真是想把他弄到满心委屈,双眼通红的样子。

能减下肥来的人都是狠心的人。确实不假 。自己想气他,可谁知人家不理不睬。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真不好,乱糟糟的,心烦意乱。

李炎欣把泡泡怼到吕泽洲怀里,有种卖主求荣的感觉,这倒是把吕泽洲吓了一大跳,笑了起来眯了眯眼,定定的看着李炎欣。“泡泡愿意跟你一起。”眼神四处乱瞟。

吕泽洲抱着泡泡,看着李炎欣,问“没事了?”

“我和泡泡一起。”

这都听不明白,可真是不懂人情世故了,更何况聪明如吕泽洲,在李炎欣来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吕泽洲看着那个抱着一只狗等在自己门口的壮汉,忽然间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出轨的妇女,呸,这是什么比喻。只是看着这诡异的组合,有些摸不到头脑。

“你把我和泡泡置于何地?”起身离开。

能把疑问句说成感叹句还真是不多。吕泽洲想起今天抱了只狗,是挺对不起他们的,那只能舍身取义,哄哄大狗狗了。

“要不你教教我怎么写Rap词呗”

 吕泽洲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   

“行啊,你两年前不是胖吗,你可以diss那些说你胖的人,顺便撩个腹肌露个肉。”   

李炎欣还在气头上,有些阴阳怪气,见吕泽洲听完他的话,真的撩起衣服看了一下,于是翘着二郎腿说:   

“别给我看,给他们看去吧,我怕我忍不住……” 说着凑近吕泽洲的耳朵。  


 

“艹哭你哦。” 




很久不见?看玩笑的。

( @明日梗库_搞事搞事搞事 的梗,写烂了,多见谅。元旦快乐,新年快乐。ooc,圈地自萌,勿上升。俩人我不熟,所以这些都是我的遐想。)

无言陷七情【孟子坤X钟易轩】

我知道,这注定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可我依旧前行,未曾止步。

 

“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或许是明媚的早晨,或许是多情的午后,但绝不是月朗星稀的夜晚,就我们俩这肤色能看出是个人就不容易了。”

 

“少在这给我装文艺,你什么德行我还不清楚?”

 

相视而笑,胜过众生。

 

“我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我还真忘了,只记得初遇那天细碎的光打进你有眼睛里,映的那双藏满细碎星子的眼睛亮晶晶的,恍得我的虎牙着了凉。愿是明媚晨光,乍破黑夜,新生;也愿是多情午后,夕阳烂漫,等待。”孟子坤蹲在低矮的墙头上在钟易轩的影子下小声嘀咕。

 

孟子坤嘀咕完了,抬眼看了看钟易轩,又看了看远处,远处四人说的火热,完全没顾他俩。钟易轩背着灯光,低着眼眉,用手摘着孟子坤身后杏子树的叶子,默不作声。孟子坤抬眼盯着钟易轩许久,见钟易轩不搭理,左瞅瞅右看看的,看了一圈,到头了只好低头看钟易轩的鞋子,也不言语。

 

“我们回去吧”

 

钟易轩停住动作,等待着孟子坤的回答,先前他已经问过许多遍了,但都被孟子坤说这样不好糊弄过去了。

 

“嗯。”

 

孟子坤也烦透了那些人了,自己出来聚,叫他们干什么。晃晃悠悠站了起来,出于礼貌,向那些为私欲而乐在其中的人告别。

 

钟易轩先于孟子坤一步,过了街转角,却要求孟子坤蹲下。孟子坤蹲下后,钟易轩就可以借助身高优势搂孟子坤的脖子了。孟子坤悠悠站了起来,用手托着钟易轩,把钟易轩背了起来。

 

“祖宗诶,您下次直说好不好?我绝对撒腿就跑。就您,我虽然打小就没少背,但现在真背不动了。”

 

孟子坤说归说,但却暗暗加大了手掌的力来托住钟易轩。孟子坤一路走的踉踉跄跄的,但还是没让钟易轩掉下来。孟子坤碎碎念一路,钟易轩没忍住那手堵住了孟子坤的嘴。“我睡会儿”喃喃说出这话。

 

孟子坤再没说话,想起了钟易轩是做了好几个小时的高铁过来看自己的,钟易轩跟自己聊了一路,肯定没睡,又陪自己这么来来回回瞎折腾好几趟,当然想睡了。其实这样也好,无非就是自己多受点累,哄钟易轩睡觉很难的。孟子坤知道钟易轩来着趟肯定是住自己家里,老早就收拾好了,知道钟易轩这人怕黑便把自己的娃娃都给他放到了床上。

 

孟子坤想着想着就到了家门,刚准备用左手那钥匙开门,却发现这样钟易轩容易掉下了,只好慢慢弯下身子,弯到跟直角差不多,确定钟易轩不会掉下来了,才松开手拿起钥匙开了门。孟子坤一直保持这姿势直到走进屋用手轻轻关上了门,打开手机摄像头,用嘴叼起手机,才敢慢慢直起身子,带着钟易轩一起,靠那微弱的光,走了起来。

 

(感谢肉老师起的题目。联文嘛,写的不好,见谅下一篇请等 @是肉肉呢 肉老师的,哎,下面接好难啊,夜晚嘛希望肉老师加油。下下篇就是糖块儿要写的 @南城以南 了,好想知道下面的剧情啊。对了,说一下她们都比较忙,所以可能时间会长一些。不知道春节能不能完结,应该是个短中篇,我的这篇字数1011,很少,希望剩下的老师努力,你们写完可以再丢给我的,别嫌弃渣,就好。望安好。)

点梗福利

在此感谢关注我的49个人,谢谢您。这是唯一的一次点梗福利。无论以后我怎样大起大落都不会有点梗福利了。我文笔渣,写的不好,我自己手头也有没写完的,写的慢。多见谅。每个人都可以点梗,我不挑cp,但只要不是我不认识的,你们想看什么我就写什么,我能给你们写的我都写。我不是选一个写,而是我为每个人都写。先到先得,下周开始写。感谢。

她们

    那晚,我同柠小姐在冷风中晃荡了些许时光。 

   我听柠小姐谈了很久的玖小姐,谈她们的相识,相知,相爱。

    我的从柠小姐嘴里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几个日期,跟玖小姐有关的日期。宁小姐说这话时眼睛弯弯的,白亮的灯光照着,柠小姐的眼睛像是蓄着一泓泉水,还隐隐约约的有着星河的影子。柠小姐吐露出的话不说多么温柔,这是语气里的甜蜜气息让人暖哄哄的。柠小姐就像是被太阳的光照射的行星,心里饱含着对太阳的感谢,喜爱和崇拜。

    柠小姐跟我提过很多次的玖小姐,我从柠小姐的只言片语中也大概拼凑出支离破碎的玖小姐,玖小姐在柠小姐的口中是一个极可爱的人。当然,玖小姐的温柔,开朗在柠小姐口中也有些许体现,只是我不想提罢了。玖小姐在我这里很神秘,感觉似乎是柠小姐想把玖小姐匿藏起来,自己珍藏,但又耐不住孩子心性想向全世界高声宣布自己得了世界上最珍贵的瑰宝。

    我认识柠小姐也有十来年了,柠小姐大我不过是几个月罢了,不过柠小姐这人一直是一个快乐的人,大概只有我见过柠小姐为数不多的几次失态了,柠小姐还威胁我说以后不做朋友就杀人灭口。

    柠小姐极其聪慧,早我一步学会了在这个世界为人处事的方法,但我却没想到柠小姐竟同我一样选择了这样一条难走的路。

    我觉得被柠小姐所爱的人一定特别幸福,因为柠小姐不是一个惯着别人的人,比如对我就拳打脚踢的,但柠小姐是个双标的人,比我更严重,柠小姐对她所爱的人特别温柔,特别宠溺,还特别不求回报,真是不怕那天被发好人卡。柠小姐到现在还欠着我的钱,没还。有钱的话要不是听从她爱人的意愿就是听从她自己的愿意,反正就是不还。我本身其实没那斤斤计较的心,这是怕那天柠小姐追杀我,我好用这个做做挡箭牌。柠小姐那天给我看了她那刀刻玖小姐的手臂,我想柠小姐大概是疯了,但柠小姐也是真的爱玖小姐了,因为柠小姐给我看她手臂时,是一脸甜蜜且骄傲的表情,丝毫不在乎过程的痛苦。

    我特别羡慕柠小姐和玖小姐的爱情,特别干净,没有杂质,没有苦痛,可比我好太多。

  在此祝柠小姐 @最爱凯千的酒窝兼紫米团子 和玖小姐 @穆白 幸福且一世无忧疾。

这世间,闭眼是盛世,睁眼是熔炉。

他和她【孟子坤X毛不易】

“你他妈真是为了不管我找尽了理由啊。”

 

孟子坤很混沌,他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晚上,那个固定的场景,那个女人和他。

“你一天天的闹什么闹,好好的,不会吗?我没什么时间去管你,你能不能懂点事,别一天天的让我操心了行不行?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吗?好好去上学好吗?别玩你那破音乐了,它一文不值。你一天天的喊头疼,每晚为了这破音乐熬这么晚,不头疼才怪,早点睡吧,我待会过来检查。”

“行,你以后我不管了。”

那个女人的语气有多可怕,可想而知。那决绝的语气和表情让孟子坤怕,又疯狂。

想着想着,眼前的毛不易没了,倒成了那个女人,那句话忍了十几年,终归是说出来了。

“你他妈真是为了不管我找尽了理由啊。”

那个女人消失了,换成了愣住的毛不易。

“孟子坤,你静静吧。”

许久,房间里响起这句话,毛不易转头走出了房间。

孟子坤拿起手擦了擦眼泪,却发现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他似乎控制不住了。

“毛不易,你抱抱我好不好?”

“毛不易,我乖一点你抱抱我。”

“毛不易,你别啊,别啊……”

“毛不易,求你,别啊”

“毛不易,毛不易……”

喃喃自语,在浩大的房间里都像极了歇斯底里的乞求。

孟子坤在这撕心裂肺的痛苦中睡着了,他已经几天没睡觉了,毛不易是为这件事说他,那个女人曾经也是。

太阳光打在脸上,很耀眼。扰人清梦,孟子坤厌厌的想。孟子坤睁开了眼睛,在床上赖着不动。过来一会儿,又闭上眼,准备在阳光中继续与周公约会。一片影子落在孟子坤脸上,那苏撩撩的声音落在孟子坤的耳朵里,很舒适。

“孟子坤,你妈给我打电话了,让我提醒你换季了,多穿点衣服,一场秋雨一场寒,别感冒。还说你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就给她打电话,她好帮你。对了,孟子坤,没事多给你妈打个电话吧,你妈也不容易。”

“毛毛,我的手好玩吗?我妈,还说了什么?”

“还说了你爱吃的不爱吃的,让我看着你别挑食。还跟我说了说你的脾气,叫我别跟你生气。”

“哦,毛毛,我知道了。我饿了,我们吃饭去吧”

其实那个女人还挺好的,毛不易也挺好的。

(人设ooc,圈地自萌,勿上升。写的不好,多见谅。感谢看到这里的人。)

孟子坤!蹲下!抱我!【孟子坤X钟易轩】

昨天21:30

孟子坤,抱抱我

昨天22:10

孟子坤,你都发微博了,还不回我

0:41

孟子坤,你还不回我!!!

钟易轩关了手机屏幕,一怒之下把手机摔在了床上。
哼!孟子坤,你去工作不回我就算了,都吃饱喝足开始吃喝玩乐了还不回我,就是你不对了。

0:45

孟子坤,是你飘了,还是我提不动刀了。

屏幕暗了亮,亮了暗,可就是没有消息提示音。钟易轩躲在被子了,抽了抽鼻涕,暗暗骂自己一声“没出息”,又抱着手机屏幕戳了戳,随便打开某娱乐,刷了刷,又看见孟子坤照片了,钟易轩撇撇嘴,看着照片,才忽然想起来,他们俩还没有拥抱的照片呢。真是可悲,没和自己爱人拥抱拍照过。钟易轩咬着被子,把自己缩成一个球睡着了。

钟易轩是被毛不易打电话的声音吵醒的。钟易轩本身睡眠就浅,更何况毛不易还提到了那个人的名字,当然就噌的一下就起来了啊。毛不易说孟子坤给钟易轩打了十几个电话,钟易轩没接,所以孟子坤就给毛不易打了电话,让他来看看钟易轩是不是死在房间里了?没想到,吵醒钟易轩了。钟易轩吐吐舌头,笑了笑说,手机静音,没听见。

钟易轩起床收拾好后坐立不安,东张西望。看个电视都一会儿一个转头的,根本就没投入剧情里。拿起手机,准备问一问,却始终没按发送健,钟易轩承认他怂了,他怕啊。退出聊天界面,打开某娱乐,输入某人的名字,看了看,发现某人和各个人的拥抱照片都有,就是和自己的没有,说没什么关系是假的,但也没生气,毕竟他们私下搂搂抱抱的不在少数。每次某人都借助身高优势把自己圈在怀里的事就不提了,最可气的有一次,因为排练嘛,很累,所以随时睡觉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有一次某人和自己拥抱时,把下巴放在自己脑袋上,睡着了,这就不可理解了,虽然自己也在某人的怀里睡了一觉。

钟易轩沉迷回忆,没听见孟子坤进房间的声音,所以当孟子坤出现在他眼前还是下了一大跳。钟易轩坐在沙发上,张开手臂,可怜兮兮的望向孟子坤,孟子坤弯了弯腰抱了抱钟易轩。钟易轩赤着脚站在地板上,伸开手臂,望向孟子坤,孟子坤还是弯弯腰抱了抱钟易轩。

“孟子坤!蹲下!抱我!”

“好好好。”

孟子坤笑了笑,弯下腿来,抱了抱钟易轩,顺便把钟易轩抱会到沙发上,生怕钟易轩着了凉。钟易轩一下子乐开了花,嘴都快咧到耳朵边去了,孟子坤依旧笑的很宠的盯着钟易轩。

“真没出息”毛老师如实说。

(毛老师客串,人设ooc,写的不写好别怪我,这是才写的,我想睡觉,改天再改改。)

粥【孟子坤X钟易轩】

  上瘾,食髓知味的上瘾。

  早上起来,头痛的要命,许是因为昨天喝酒喝的多了些,近来几日都是如此,大抵这就是颓废吧。

  坐在床上缓了些许,才睁开眼睛,定定地看向某处,虚虚实实的看清了眼前的事物,缓慢的移动着,在床边拿起止痛片,“叮”手指碰上了水杯,不知道是谁这么暖心,还帮他放了一杯水在床边,大概是昨晚同他喝酒并送他回来的朋友吧。吃下了药片,便从床上下来了,头重脚轻的感觉传遍了全身,浑浑噩噩又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一不小心就栽倒了地上。“嗒――嗒――”拖鞋拖沓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冷冷清清的房间,让人心慌,抬手打开了音响,响起并不是再见歌单里应有的歌,忽然想起因为钟易轩,孟子坤竟然热爱上了民谣,不过与钟易轩不同的是,孟子坤格外钟爱李志的歌。习惯可真可怕,孟子坤摇摇头,叹。

  “遇你才入夏,离别却寒冬”

这句话形容孟子坤现在的爱情最合适不过了。他们认识也有二十一年了,在一起有两个七年之痒了吧。十七岁那一年盛夏,与他相遇;同他认识第七年,与他相爱;在一起的第十四年,与他分离。

  深秋了,孟子坤怕冷的习惯还没变,之前靠长手长脚的优势缠着钟易轩身上取暖度冬,现在钟易轩走了,他又回到了之前无依无靠的生活状态。打开冷水,用手碰到了寒冷的水,下意识的想缩回来,还是狠了狠心,捧起凉水朝自己脸上扑,冰凉的触感使孟子坤清醒起来,孟子坤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现自己在钟易轩走的这些日子里,日渐消瘦。

  没他就是这样过来的,怎么他走了就过不去了呢?

  无可奈何啊。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胖了?瘦了?吃的好不好?有没有通宵打游戏?是不是又熬夜了?身体安康吗?我好想他。

  北京冷,现在又只穿了一件衬衫在房间里晃荡,生活作息又不规律,身体能好才怪。同他一起很多年,都不曾生病了,药都没有了,想想还是下去买药吧。离他不行吗?不行。

  孟子坤回过神来,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红了眼眶,“真丑”笑了笑,眉毛皱在了一起。收拾收拾自己,从卫生间出来了。

  “孟子坤,吃饭”

  我家小孩的声音,孟子坤下意识的抬腿就朝声音来源的地方扑过去。

  “嘭”

  “孟子坤,你轻点,你下巴太尖,撞的我头疼”

  “你别走了,好不好?”

  “孟子坤,你哭什么哭?你公开后就不见踪影了,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为了给你名分嘛?”

  “你发了一条和我17年发的一模一样的微博,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不对,不一样。你还发了戒指的照片。”

  “我不是忘了@你吗?”

  “好了好了,你从我身上下来,我算是知道我为什么长不高了,都是因为你。”

  “嘿嘿”

  “你是不是感冒了?

  “嗯”

  “有姜汤,有白粥,还有肉包子,吃早饭吧。吃完了我们去看看凌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那就不叫凌晨了”

  “去”

  “轩轩,这是你做的?”

  “嗯……那可不?”

  “毛毛做的。你也不怕廖老师揍你。”

  “吃吧吃吧,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

  “吃完了?”

  “嗯,毛毛做的真好吃,但我家宝宝最棒。”

  “孟子坤你给我把微博打开,快”

  孟子坤打开微博,忽然发现钟易轩转发了自己的那条微博,算是公开了吧,点赞,评论加转发一气呵成。
孟子坤拿起手机拍了早饭,暗戳戳的拍到了钟易轩的手。钟易轩嘛,当然也这么干了。俩人一起发了微博,并且把他们合作的专辑发了出来。

  谩骂与祝福,有什么所谓呢?有你就好。


“最怕一生碌碌无为,老时笑称平凡可贵。”

“最怕碌碌一生,仍活得自欺欺人。”

“黑加仑万岁”

(圈地自萌,勿上升。ooc,我写的是个什么玩意儿,果然这风格不合适我,文笔太烂,没有思绪,前言不搭后语。我就是个废物。昨晚,真的是圆梦了。)

毛老师杂记。【毛不易X钟易轩】

(圈地自萌,勿上升。人设ooc。我心中的毛老师,所以写了这篇文章。第一人称。可能是唯一一篇巨胖。)  

“我喜欢你”

  当钟易轩说出这句话时,我没出息的停顿了一秒。钟易轩是眼睛里尽是忠诚,星星点点的光打在他眼睛里,这样的人怎会不招人喜欢呢?我不敢回答,轻轻笑了笑,把话题引到了廖俊涛的身上。

  我一直低着头一边做着自己的事情,一边同他说话,没敢去看他。除了那句“我喜欢你”外我从他的说话中听不出一丝的感情,波澜不惊,一潭死水。我猜不准他。他虽是个孩子,但在我面前,他会完美的隐藏情绪。相比说来,在他面前我更像个跳梁小丑,供他消遣、玩乐。

  他说我最了解他,最惯着他。我不忍心告诉他,这已经成为习惯了,或者说我麻木了。

  我认为他比我聪明的多,方方面面。

  朋友都说他很黏我,像个要吃糖果的小朋友,却不知我才是内个哭着喊着要糖果的小孩儿。我很喜欢抱他,或者说我很喜欢抱,“抱”一字在我眼里可比“家”更为温暖。我喜欢黏着他,很大一方面是源于我自己。

  我怕他离开我,很怕,很怕。我很少表现出自己怕的东西,不过是为了胆子小的他多些安全感。我知道他离开我,我不过是变回原来内个溶于黑暗中的样子。
我是个敏感的人,我怕我发消息他不回我,我怕我不能在第一时间回他消息,我怕我接不了他的话,所以我拼命学习,不过是为了追上他。

  我知道我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我们像橱窗了的模特,只能隔窗遥望,还是两层厚厚的钢化玻璃。
在我心中,他特别重要。可不是废话吗?黑暗中的人对微弱光芒祈求都那么强烈,更何况是一束阳光呢。
我很残忍,我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比拒绝他,更加残忍。这源于我对光的依赖,也源于我对光的敬畏。

  我不是没喜欢过他,只是我早了,而他晚了,终归错过了。

  如果有来世,我们一定在同一时间,同时相爱。

但,如果只是如果。

捕食。【孟子坤X钟易轩】

黑夜降临,少年有感觉到了长久以来没有的危机感。

将被捕食的猎物,无处可躲。

少年疾速奔跑起来,想去减少危机感。

捕猎者面前的猎物,做再多,都无法逃脱被吃的命运。

杀手松了松手里的枪支,勾了勾嘴角,露出致命的梨窝。

捕食者看见猎物奔跑,玩心大发。觉得应该换种方式将猎物捕食干净。

舔了舔牙齿。

志在必得。

少年奔跑到鱼龙混杂的夜市,看着过往的行人,蜷下自己的身子,在路灯下稍适休息。

猎物看到足以保护自己的同类,放下戒心,稍适休息,整装待发。

杀手隐藏起自己的枪支,在一个暗处的烧烤摊就坐。

捕猎者为捕食猎物,藏起来自己的信息,混进猎物身边,蓄势待发。

少年缓了些许,又疾速奔跑起来,回家。

猎物将放下的心又悬起,逃脱着,想找到一个可以保护自己的温巢。

杀手挑了挑眉。

捕猎者被挑起了兴趣。

打了通电话。

决定潜伏在猎物身边,伺机而动,慢慢蚕食。

少年的出租启示当晚被揭下。

捕猎者慢慢行动。

少年迎来了他的第一位房客,心生欢喜。

猎物不曾察觉。

杀手在少年家住了一年半载。

捕猎者实行计划。

少年欢喜异常,为私为公。

猎物已慢慢落网。

杀手却不舍动手。

捕猎者陷入了猎物的温柔沼泽。

杀手知道,再不动手,自己将溺死其中。

捕猎者为自身安全,迫不得已,准备下手。

杀手动手之时。

捕猎者按耐不住之日。

少年一句话,杀手大惊。

一道惊雷,打在捕猎者与猎物中间。

杀手,收起戾气。

捕猎者不在纠结,将猎物一口吞下,以保证两颗心的融合程度。

杀手,同少年或称雇主安稳度日。

捕猎者,与猎物或称主人和和美美。

(改文风了,真不容易。少年钟易轩,杀手孟子坤。一个很奇怪的故事。其实这是《杀手先生》。但《杀手先生》我不一定会重新写的,放心吧,我不会负责任的。圈地自萌,勿上升。ooc别见怪。)

两个幼稚鬼的互撩。。。【孟子坤X钟易轩】

“轩,为什么你粉丝名叫意中人啊?”
“因为是你啊!”
“那你的粉丝名叫紫米团子呢?”
“因为像你啊!”
“明明更像你好嘛!”
“那说明我们有夫妻相啊!”
(ooc,这个就是不小心想到的,圈地自萌,勿上升。)

你们怎么那么可爱,有两个视频是超可爱的两个宝宝,评论放链接。

为什么图片里都有对方呢?说是不是故意的,真的是你们想拍照就直说嘛!我不管了,我就当这是间接发糖了

我终是活成了你的样子。(番外)【孟子坤X钟易轩】

(喜欢be的止步于前一篇,喜欢he的请看,人设ooc,我就是写着玩,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九月中旬,一通来自美国洛杉矶的电话打破了这份安稳。

  隔日,廖俊涛和毛不易去看了钟易轩。钟易轩养了一只猫,奶白奶白的小猫,眼睛湿漉漉的,闲下来就发呆,这只猫是钟易轩从湘潭回来时在北京火车站发现的,说来也巧,钟易轩抱它的时候,它一直不曾挣扎,换成别人抱时,又是叫又是挠的,一直不消停。这只猫大概是成精了,每天叫钟易轩起床,督促钟易轩吃饭,帮助钟易轩做事,催着钟易轩早睡,孟子坤曾经干的事这只猫能做的全做到了。毛不易和廖俊涛在钟易轩刚从湘潭回来的那几天里也担心着钟易轩,天天都去钟易轩家,后来发现猫的厉害,也少了些担心。但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和钟易轩进行视频聊天,不过每次都是猫把视频聊天打开的,跟以前的孟子坤似的。

  毛不易和廖俊涛到达钟易轩家时已经上午10点了,他们拿钥匙打开了钟易轩家的门,看见钟易轩和猫一起睡着了,他们进屋时,那只猫抬眼看了他们一眼,又阖上眼睡了,廖俊涛和毛不易不禁想起了那次来孟子坤和钟易轩的家时,俩人本看着电视但睡着了,但听到开门声,孟子坤抬了抬眼皮,看见是毛不易和廖俊涛,居然又垂下眼皮睡了。钟易轩虽然有这只猫,但还是瘦了,那双白皙的手也因为有了一层薄茧。晨暮是钟易轩给猫起的名字,因为高晓攀的《小先生》让他们记忆深刻,“何谓情爱?一日三餐,晨暮日常,良辰美景,娶你为妻。”俩人同时望向对方,那一刻,他们眼睛里都是对方,那一刻,他们的眼睛里承载了他们的整个世界。

  几日后,算了算竟到钟易轩生日了。毛不易和廖俊涛把钟易轩和晨暮从屋子里带了出来,说是要帮钟易轩庆祝,钟易轩对他们笑笑,什么也没说,廖俊涛说了一路,毛不易也时不时说几句,钟易轩抱着晨暮,望着窗外,半句话都未曾说过。俩人带钟易轩和晨暮到了赵天宇的清吧,屋子里一场盛大的聚会,陈萝莉,赵天宇,吕泽洲,王竟力,才旺罗布,李炎欣,祝子杰……就连马伯骞和周震南都从美国专门飞回来了,屋子里人多,都是钟易轩的朋友,来为钟易轩庆生的。钟易轩悄悄退到旁边,却发现晨暮不见了,钟易轩进门时就发现二楼有一只奶黄色的小猫,便去了二楼,倒真看见了晨暮和一只奶黄色的猫,还看见了一个人蹲在地上,低着头逗两只猫,钟易轩过去抱起晨暮,刚想对人说抱歉,没成想那人悠悠抬起来了头,俩人四目相对,那黯然神伤的眸子在见到对方的一瞬间流光溢彩,盛满星子。钟易轩一个踉跄就被人抱在怀里了。

  钟易轩在人怀里哆哆嗦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也许是二楼声音太大,一行人便去二楼看不看,看到钟易轩被人抱着,一行人上去就拉开了他们,当他们看见抱钟易轩这个人的脸时也被惊到了,一行人拉着俩人,就这样站了三分钟,赵天宇,马伯骞,周震南,毛不易,廖俊涛走了上去,把一行人轰下了楼。

  事情要追溯到几天前那通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就是将变成钟易轩现在这个样子的人,那个钟易轩朝思暮想的人,那个钟易轩努力想变成的人。

  孟子坤并未发生意外,原本给钟易轩说的航班信息是错误的,这个航班比孟子坤的航班晚了一个小时,因为孟子坤怕自己看见钟易轩就不舍得走了,只好狠下心来,告诉钟易轩一个错误的航班信息,孟子坤并不知道的是,他谎报的航班出意外了,孟子坤下飞机也曾想打电话给钟易轩报一声平安的,手机却被拿走了,孟子坤看了那自己手机的是治疗自己的医生,虽说急,但从小家教不允许他这么没礼貌。医生要求他与外界断绝联系,孟子坤照做了,想早些恢复,最好赶在他家小孩儿生日之前,好给他家小孩儿办一个生日聚会,也好早些见到他家小孩儿,多和他家小孩儿腻在一起。

  孟子坤经过150天的治疗,痛不欲生,几经放弃生命,心里那道光救赎了他,那道光名钟易轩。
 
  但,仍未成功。不过他不曾堕落。

  钟易轩忍了几个月的眼泪,一下子爆发出来,豆大的眼泪从眼里掉下了,孟子坤一个健步把钟易轩揽到怀中,一气呵成的把钟易轩的眼镜摘了下了,拿在了手里,钟易轩在孟子坤的怀里哭的不成样子,钟易轩哭的声音渐渐小了,想推开孟子坤,却发现孟子坤的力气大的惊人,推不开。小声在孟子坤的怀里骂了一句“混蛋。”孟子坤笑了笑“好了,不哭了,混蛋再也不会离开笨蛋了。”

  “你们还要腻歪多久咯?”

  “那也没你和毛毛腻歪。”

  “行了行了,那两只猫是谁的猫?从店里跑出去了”

  “晨暮”“朝夕”

  孟子坤和钟易轩一起跑了出去,看见的不过是两个融为一体的背影。

(送给小甜饼给你们。)

  “听毛毛说,我走的那段时间,你变成了我。为什么?”

  “如果我变成了你,那么你就永远不会离开我了。”

  “笨啊,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我再也不会抛下你了。”

(坤爷走了,真的是,我可恨的高泪点啊,虽然很伤心,可一点都哭不出来啊。)

我终是活成了你的样子。【孟子坤X钟易轩】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人设ooc。我就是写着玩,别打我。)

  孟子坤因精神分裂造成抑郁症,而远赴美国治疗,航班中途出现意外。

  钟易轩知道孟子坤的航班出意外时,转身就像是平常那样扑进那个常站在自己身边的人怀中,但那个人不在了,愣住,然后转回去挤出一个祝福的笑容,如果不算眼底闪烁的泪花的话。说出一句让毛不易和廖俊涛心生疑虑的话。

  “这样也好,解脱。”

  钟易轩说完转身便走了,如果仔细看,钟易轩的手颤的厉害。

  钟易轩消失了三天,三天杳无音信。

  毛不易和廖俊涛在钟易轩消失的第四天慌了,拿备用钥匙开了孟子坤和钟易轩称之为家的出租屋的门,看了一圈,发现饭桌上留了一张字条,说的是他回湖南湘潭一趟了。只不过留字条这个习惯倒像是那个把钟易轩这个小黑魔鬼当心头宝疼的人留下的。

  廖俊涛和毛不易放心了,只不过下面的这通电话让俩人的心又悬起来了。是钟易轩母亲打的电话,说钟易轩天天不出房间,还不吃食物,说她给孟子坤打电话却发现打不通,只好给这俩人打了电话。俩人买了当天的飞机票稍微收拾了一下,便去找钟易轩了。

  他们见到钟易轩时有些许震惊,小孩脸上的婴儿肥没了,不知为何他们从钟易轩的眉眼中了看见沧桑,那双充满欢乐的眼睛还在,钟易轩终归是个孩子,尽管努力隐藏情绪,但那一丝的不适还是被毛不易和廖俊涛看出来了。

  “轩轩,我们去吃饭吧。”

  毛不易尽量避开有关孟子坤的所有话题。

  “嗯,好,死胖子”

  毛不易和廖俊涛听钟易轩说了这句话,尽管“死胖子”是平常钟易轩说话的语气,但前两个字说的轻轻的,他们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就是奇怪而已。

  钟易轩带他们去吃麻小,廖俊涛和毛不易看着钟易轩作为一个湖南人不太会剥麻小的样子,就知道孟子坤和钟易轩俩人吃麻小时都是孟子坤剥好喂给钟易轩的。廖俊涛和毛不易终归是看不下去了,帮钟易轩剥了起来,三人剥好后,竟无一人吃,毛不易和廖俊涛把剥好放在盘子里的麻小往钟易轩的方向推了推。钟易轩看了一会儿,眼泪在眼底打转,却愣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拿起麻小吃了起来,又把盘子往回推了推,三人沉默的吃完了这顿饭。

  “钟易轩,跟我们回去,去我和毛毛的家好不咯”

  廖俊涛打破了沉默,廖俊涛知道钟易轩既然回湖南了,如果按平时的情况钟易轩是不太可能回去了,毕竟能劝钟易轩的只有孟子坤。

  钟易轩点了点头,这倒是个令廖俊涛诧异的事。三人稍微收拾了一下,择日便飞回北京。

  钟易轩到底是没去廖俊涛毛不易他们家,而是回了他和孟子坤的家。

  现在的钟易轩像是他们初次认识的孟子坤,淡淡的,跟人保持适当的距离,有时也怼怼他们,不再是原来不知轻重的话,而是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了。毛不易和廖俊涛开始想念钟易轩那清脆的笑声,现在钟易轩笑一般是没有声音的,偶然有也只是轻轻的鼻音。

  钟易轩开始喜欢金色,开始自己照顾自己,开始学会自嗨,开始在对朋友生气时也是微笑,开始不在吃醋,开始不像原来那个少年……琐碎的小事,沉重的生活,他们觉得钟易轩越来越像孟子坤了,一个内心有棱角,表面却被世事打磨圆润的样子。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我自己都觉得太不好了,结尾还太潦草了,可能会有续。对了,请多提提意见。)

嗯,主要看坤和轩,互动了吗?好像没有,坤是不是盯轩了,轩是不是也盯坤了,虽然时间不同,真的是,看,你坤走到你轩身边是真是然啊,夹缝中生存啊,同框即糖

三场了是怎样的精神让坤爷每场都坚持不懈和轩轩打招呼。
坤爷,为什么张大大老师一说轩轩,你原来不笑的脸一下子都笑出花儿来了?
两个彩虹颜色的宝宝

是因为轩轩的微博,所以坤爷乖乖听话了对吗?

微博上看的,以经过同意发上来的,找了几个比较好玩儿的评论,遮过了信息,最后一张是别人给美白过的

一家名为Ds的二十四小时包子铺,店长是两位年轻人,店长间的故事就像这家店一样神秘,谁也说不清……

嗯,就是这样,我又来了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没什么好上升的,毕竟我不像别人那么厉害,我连聊天都不好。
1,坤,是要吃包子吗?
2and3,嗯 两颗明晃晃的糖

圈地自萌,勿上升。既然饭上了,那就自己抠糖吃吧

主要看孟子坤和钟易轩

第一张,坤是不是盯轩了

第二张,又盯了,对不对(虽然只是因为轩的腿毛,坤爷有点不高兴,是因为小熊喵摸了胖轩的腿吗?)

第三张,俩人有点神同步诶

第四张,又盯了

第五张,算对视吗?(不管了,我认为这对视超甜)

第六张,胖轩犯二,坤爷竟然看过去了而且还笑了

第七张,你自己体会吧(那么问题来了,坤爷是被秀了?;还是安慰自己不吃醋不生气?反正坤好像一直盯着轩)

害怕被怼,又期待你们的回复,我这不有病吗?